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石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绝尘之像绝世之境——石虎先生书法研读断想

2013-05-31 11:11:0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魏翰邦
A-A+

  石虎先生的书法,古今无二。作品的原创性达到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在看了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时必定想到诡异、怪诞、现代。我看他的作品时,反而觉得十分亲切,十分合理,十分温馨。亲切在于读了太多高妙的古今书法理论终于找到可以对号入座的作品,合理是古今多少书法家一直苦苦追求的至高境界有了鲜活的呈现,温馨是豁然开朗的脱俗美妙享受。

  中国书法的最大精髓是什么?不就是追求质朴、雄健、大气、幽邃、深远、超异,不就是幻化大千世界的奇妙和无穷来传递人心情感的丰富吗?我们承袭书法艺术数千年,大师寥若晨星,总是不满意,为什么?不就是太多的舞文弄墨者亦步亦趋,没有思想,没有创造。我甚至提出重蹈覆辙的观点,就是基于在没有创造时,能不能重复制作一些传世的优秀成果,可惜连这一点我们都无能做到。在石虎先生新近创作的书法作品前,我们有幸领略到中国书法艺术不同凡响的精神和价值,不用认读汉字字义,不用牵强附会什么。

  个人愚见,石虎先生的书法成就最高,其次是黑白水墨,再是彩画。书法成就达到了当代书法的巅峰,而且一骑绝尘,毫不夸张地说,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想像力和创造力。当代中国艺术界更多的是拾人牙慧,创造离我们太远,特别是离书画艺术家太远。石虎先生书法作品有比彩画作品更久远更饱满更震慑人心的艺术内涵。真正实践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精神密境,让人能够思接千古之上,驰骋万里之外。那是远古的足音,那是千载的积淀,那是不绝的文脉,那是不化的灵魂。

  石虎先生的书法在一定程度上拆解和打乱了中国传统书法按汉字笔顺书写的习惯,在一部分地方,改变线条运行方向,筹划新的点画形态,无所忌讳地使用方圆结合,大量使用干笔枯笔,重建汉字空间,浇灌汉字量感,别有用心地改造,就如石虎先生的诗,对原有汉字组合及意义进行了改造,生涩而涵义皆可意会,改造了汉字组合而让汉字在空间飞舞,限制之中体现自由。赋予书法新的技法、新的内容、新的意义。

  用传统眼光看来是败笔的不完形和分叉点线的大量应用,看似凌乱的点线和图像有惊人的秩序,无与伦比的干净和透亮。形式更加开放,内涵更加深刻。有异乎寻常的组合构筑能力,有超越一般规律的变化莫测,有不绝无尽的绵延和持续,有无坚不摧的攻击性,有深不可测的力道和扩张性,可以占据你的视界,可以强迫你的视力,可以感动你的心灵,可以提升你的灵魂。

  点不再是程式化的点,线不再是程式化的线,极大地冲破固有的程式并建立起个人的艺术语言,按自己的理念重新组合,以自己的理念制造点线更自我更自由的镜像。点线不再是单一方向和单一节奏,不再是简单地传承,点线具有行进时的多维向度。点线始终处在情绪纵容之中,即使单薄单纯的线条也凸现饱满的情绪和生命冲动,生气远出,一派天机。

  在笔墨的布局上,明显借鉴了绘画,大的空间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在参照汉字空间结构的同时,极大地向外向更广阔的领域扩展。如平常结构一个字,笔划结束时随之笔墨也结束了,但石虎先生在笔墨完结了延伸出更多的物象,笔墨的意味继续而不完结,形成形式的突破,当然更是创作思想和创作意识的突破。石虎先生书法的空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笔墨空间,空间甚至比实际的笔墨所占还要大,形成一个很大的环境,这也是前人没有过的,空间烘托出笔墨的意像,壮阔、深邃、幽远。许多作品的诗文题目和落款与正文浑然一体,不再是传统一成不变的套路甚至与作品格格不入。

  如果有足够耐心认真阅读,就能真切感受到石虎先生的惮精竭力和精于构筑,与传统中国书法相比,有太多的出其不意和巧思佳构。处处显露着石虎先生善于经营空间和赋予笔墨精妙的细节、纹理和图案,作品有丰富得莫名其状的形态和轮廓,甚至不可思议的色调和层次变化。

  大量制造错位、移植、重叠、层叠、延伸、晕影、穿行、穿插、对比、疏散、紧密、重复、虚化、模糊,精心组织空间,笔墨多向铺陈,形成空间上的立体感和透视感,使字型不但有前后关系上的节奏和跌宕,而且在空间上有前后左右的互应,书法更显得有型,减弱了时间性而强化了空间性。书法的阅读不再是顺着单线条行进,变得更加开阔、更加丰富、更加艰难、更加气象万千。尽管有许多人也在探索,不客气地讲,目前还没有一位书法家如此坚守汉字造型性汉字书写性的原则下重新组合汉字,而造出奇异的形式空间和奇妙的笔墨意趣。在这里,个性和风格已不再有多少意义,作品的创造性才是最重要的。欣赏石虎先生的书法对欣赏者是一个严重的考验,没有艺术的高级素养和对艺术的想像力,只能望洋兴叹。

  冲破程式的天成点线,随机鲜活的空间图式,恣意倾泻的旺盛生命力,笔墨在充足的空间里任情生长。如深刻于石上的远古图案,天然放逸;如翱翔天际的群鸟,自由自在;如非洲大地上群奔迁徙的动物,壮观紧张;如暴雨来临时翻滚的浓云,冲动凶猛。如有强力作用,线条在空间顽强不屈地弯曲伸展,如山间洪流,肆意向前,有冲决一切的柔性刚健,力量在空间扩张。真有“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的气象。

  越过传统的笔墨技巧,精神直指书法的本源和深处,一种没有背离中国书法精神的新书法,就呈现在我们面前。具备传统书法的真实艺术意境:苍茫的、豪迈的、浑厚的、恣肆的、沉静的、雄霸的、纵横的、跳宕的、伟岸的、沉雄的、奇伟的、神异的,气象万千,应有尽有,从点线中蹦出,从空间中喷射出。目不暇接,遥不可攀,让人敬畏而望尘莫及。

  狂野的背后是细腻精湛的技法。从技法上的深度向自我肆意发挥推进。这也印证了我主张的书法创作技法先行的观点。

  开放的笔墨,开放的空间,开放的思维。放浪无羁的想像力,契合生命韵律的灵异线条,透着不屈的生命情绪。

  真正的大千世界,自然景观,人文精神。

  石虎先生的书法几乎传递了自古以来所有关于书法艺术评判的奇境妙理,可以说,石虎先生是当代中国最有创造成就的书法家,是中国书法精神在当代最具实力的创造者,是中国古代书法哲学的忠实践行者。当理论中阐述的在作品应该具有的精神精髓与我们已惭行惭远时,石虎先生书法的出现,让我们对中国的书法创新有了信心。

  如果熟读中国书法史,熟读中国书法理论史,就会对当代中国书法创作失望透顶,就很难找到真正具有中国书法精神的作品。当面对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时,我知道中国书法的精神没有死。

  石虎先生的书法需要细细地深深地品味深读,那看似率性恣肆的作品,包含着作者十足的智慧和苦心经营,不论你如何称呼这种创作的方法和意图,都难以洞见石虎先生书法的真正意义。只有深入理解了笔墨,深入笔墨下的意像,才可领悟其中的奥妙,细读、深读才是欣赏石虎先生书法的必经之途。石虎先生冲破了沉积上千年的中国书法程式而继承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精神,不舍弃汉字,一次性书写,深深注入东方哲学理想。以往习惯的欣赏方法在此无用武之地。不取悦不牵强,是个人精神与书法精神完美结合的产物,是心性的流淌,是笔墨的创造。对中国书法艺术有独特深刻领悟能力的人将会在他的作品中得到至高的享受。

  在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前,我甚至不愿意辨识书写的汉字意义,更愿意欣赏纯粹的点线形象和节奏,以及在它们下面蕴藏的巨大哲学和人文意义,这种纯黑白单色的奇思妙构更能激发内心世界对自然人世的理解和感触,这是自然的天籁之音,单调地纯粹,刻意的天纵。

  石虎先生无疑是很自我很独立的画家和书法家,这与个性是有区别的,而且个性很滥用了。自我是艺术家完全使用自己的技法,用自己的心性支配笔墨,制造自己的空间世界,与自我的内在心性有关。个性是艺术家标榜自己,树立风格的标签,树立起来后害怕失去,更多地倾向于面目。自我是渗入内心,用情使笔运墨。是情绪的发泄,是内心真情实意的笔墨浇灌。

  面对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我反复追问自己:在艺术的创作上,我们的想像力到底能到达什么程度?想像的空间到底有多大?书法艺术的意义在哪里?石虎先生的书法是修炼而成,还是天赋所致?思想来自何方?技法的意义何在?

  十年前的作品如果说还在实验求索的话,现在的作品是真正进入自由挥运的境界,自在、自信,不断超过习惯的定势,妙想连连,佳构叠出,这是一个追逐汉字架构又冲出汉字架构的魔幻世界。

  在太多的人看来,想当然地认为石虎先生的书法是画字。作为画家,石虎先生的书法没有染上画家习气,绝对保持了书法的书写性,肯定注入了作为画家的绘画元素,骨子里却是纯粹的书写,完全从汉字到书法,汉字更加具有艺术的可联想性,造型性更强,认读性退居其次。一次性疯狂得意推进是创作的根本,躲过了许多画家进行书法创作时对书写性的漠视,而且极力制造空间的造像性,我甚至认为石虎先生的书法创造性超过了绘画,书法的气息更透亮更有深度和高度。这是石虎先生作为书法家极其杰出超群的地方,也是我十分尊重他书法的地方。

  石虎先生的书法包含了很多捉摸不透的东西,有许多不确定性,即许多意象不是通过技法可以达到的,凭灵性,更凭心性。但这种追求不仅仅是要得到新鲜感和未知感,而是寻找笔墨表现的更广阔的空间和更丰富的意义,无法来自有法,是石虎先生修为的再现。这种不确定性是吸引读者的重要部分,也是原创的关键所在。

  不得不承认,石虎先生的书法有设计的成份在,但那只是一种方向或趋势,更多的是不可设计的情绪支配下的创意,基于个人文化背景和情感用极端主观的方式创作,作品带来的冲击力来自于笔墨在空间划出的不可思议难以想象的新颖奇妙图式,以及作品的精神气场。

  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会让人产生探索、研究的冲动,而不是望一眼心里就清楚了:噢,是这种作品。

  时至今日,我们如果还承认有书法艺术的存在,就得肯定这样一个现状:一般的书法家只写出或美丽或潇洒或端庄或雄浑或清秀或苍茫的汉字,而超群书法家的作品会产生许多问题,使人思考、深究下去。

  石虎先生用自己的书写方式强力挑战和抵制我们对书法传统程式化的观念因袭,他的图式充满激情和活力。不曲解书法,也不主要靠偶然性创作,有自己明确的创作理念和认知角度,极具实验性。强悍的笔墨力量,敏锐的自然发见,使一切书法上的伪善显形,使一切书法上的无能者或暴怒或气急败坏或无地自容。对习惯的或约定俗成的书法制作构成极大的威胁,极大地扩展了人们对书法艺术视觉新的可能性的感知。

  当你偶遇石虎先生的书法作品时,你无动于衷,甚至不屑一顾,这没关系,肯定是道行不深,肯定是胸怀不宽,肯定是知识不够,肯定无法进入或接近石虎先生的书法。具有创造性的作品,不是人人可为,人人可读懂的,如果什么人都可以大读书法创新之作,都可以进入书法创新之作,那肯定是无趣的玩意儿,就如当代中国书法,满纸无趣笔墨,满纸空洞,还要满嘴大谈创作和创新,只能让人恶心。

  石虎先生的书法和绘画不能引起更多人的理解包括庞大的所谓的艺术圈,非常正常,如果石虎的书法和绘画有更多的知音,那必定一文不值,不但因为人们的鉴赏水平有限创新意识不够,而且因为创造本身只是属于个别天才的专利,别人就不要奢望了。

  石虎先生的书法肯定不是中国书法的主流,也不能使更多的人接受,但石虎先生的书法绝对是秉承了中国书法精神的原创之作。主流包括了诸多的社会政治因素,而原创之作在于艺术本身。

  石虎先生在创作自己的书法作品,与当代艺术无关,别人的看法同样与他无关,只与书法的创作有关。石虎先生的书法是写给未来的,当代不可能有更多的知音。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石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