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石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水墨生灵的形翼密语

——石虎作品印象生

2013-05-31 11:00:2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汪洋
A-A+

  水蕴墨神遭遇宣纸,纵横幻化恣肆,那天然的韵致,实在是妙物相遇的因缘和合,属于人力之外的化现,让多少文人画师沉迷不辍。而水墨画,终究要依仗那一笔浓淡干湿的着意,才有画者自己的心思表达。因画者的心思不同,就有为自己的心相而画,或为他人的赞誉而画的不同,这差别不啻天渊。

一、灵之形翼

  石虎的作品叫人惊讶。其重彩与水墨各有蹊径,清奇或岐美,皆为极致的表现。他的山水作品系列,若洪荒之后的山石乱屻,不见物却似遍生万物;略著一叶,那一叶早已经催醒了三春。他用线描的手法赋形,看似直白的线条墨块,随意中有凌乱突兀,疏密杂沓,间以浓淡枯墨皴擦,那景象幽秘得像是见过又不知在何处见过。疑惑处,恰好被他轻巧的几道墨线,清清朗朗豁然劈开朦胧,点到为止,看的人顺着这一跃便飞过了千山。

  大象无形的呈现方式,是石虎自己的印记。他亦善画美人。那重彩用色清雅,多冷调。精灵般的童真少女又有丰满的母性充赢。轻盈中如如不动,如想象中的来世女儿,看得人眼里是花木清气,心中喜悦,却知道是远的,难以触及。重彩用色能够如此干净清灵,实在教人赞叹。

  他的水墨人体,看似混沌却无疑惑甚至相当的性感——美人生花,是花附了人形,人有花的魂;美人临水回望,承得起无尽的生育繁衍,原始的肥美鲜活看得人心生喜悦,心中跃跃。美人依山形舒展胴体,田畴屋舍都在怀中,草木苍润,天地是这样空灵寂静。这些坐生于天地之间的善灵,有纯粹而初始的人的童真。看那美人并不惊为天人,却认定女人之美便是这样:是由日精月华地藏供养出来的,在俗世与审美世界哺育繁衍、安慰众生。

  集万物灵性于一体的赞美,取名为“人体”,是给了一个观看的视角。众人于此见色见欲、见苍岸风月、见生之初始的大安与回不去的颠沛流离。其所绘依稀,却在一抬手转头之间,透出妙意来。看石虎的作品绝对见不到当下俗世烟火。倏忽当中又将书上有的、台上过的、梦里见的过了一遍。甚至触摸到那梦里忽忽飘过的感念,在来不及思量的一瞬间它又隐去了。看得人如同被一阵风闪动了灵觉,眼前的抽象墨迹,竟是念念相续,直至蛮荒的生猛与率性。

  石虎的作品就是这样的路数,以一境之象,衍生象外诸境。即使不懂得诗歌、书法和绘画的人,只要有艺术感受力,便能够进入到作品的内在空间。他给读者的不是“这一个”,而是经由“这一个”获得有关“这一个”的妙有诸相。是“这一个”的本体及其读者赋予它的枝叶繁花。读石虎的作品,是一次二度创作的过程。不具备创造能力的人,没有办法懂得石虎

二、生之秘境

  石虎的艺术实践,开创了一个迥异于传统审美趣味的水墨时代,是一个划时代的人物。在相对于西方艺术体系来讲,本来就是抽象的中国传统书写空间里,石虎植入了时间的元素——以古风的意蕴背景,以字的原始语义,衍生出当代字句的歧义诗性;用现代的书写方式,呈现万物初生之秘境。

  他的书法,结字随性笔意无碍,线条犀利淡远,浓淡疏密构成抽象的意境图,幽深与厚重隐现于长风浮云当中,生灵的气息穿透迂回。作品命名为《末门》、《玄巢》、《须齿》、《介刃》等真真虚幻,让你的想象悠悠的靠著,看幽壑深涧的疾风,呼苍鸦离巢,远近中急迫优雅,渐静渐空,直抵内心旷远处……所书的字象迥异于常态,仿佛多半认不得,若对照印刷体注释,又如实不错。只是,即使认得字,你也不能明确的获得他的确定意思。诗句艰深晦涩,文字却通俗具象,顺着文字的路径各有想象,从中领略到广大的诗意,都是读者当下的心境。以下是《玄雀》片段:

  不父而谁

  虚徐颖影异市

  棕衣而蔽无言陌地儜至

  溶溶花青

  耿耿立树

  亲亲忽我热目

  ……

  这些文字有形有色,有场景有故事,有忽然而至的感动。他的诗歌、书法、绘画构架的艺术体系脉络,都是潜入事物内核的,比如一个字诞生时的初境,其造化因缘可以归结到造字六法中去。而字是活着的,在俗世流转中攀附衍生。仍然带着它苍老的形貌之上初生的玄机、远古的气息。石虎着意于呈现与此相关联的幽秘:他认为那是“汉字的神觉”,隐藏着民族的优秀基因。是我们集体记忆最深处的气息,携带着人之初的果敢、童真和通灵的精神境像。

  因此,当诗人们普遍专注于诗歌语言的时候,石虎已经回溯到文字本身。在书法,他追寻字象变化,以整个语境的文本意蕴向视觉语言转换,传递出文字随境化生的、又被笔墨铺陈、被线条抽离出来的自由意志的灵性。在绘画,他破除了皮相之障,径直表现属于事物本质的那一面、人物心性的呈现,那种鲜活的、本真未被矫饰的、灵的属性。

三、命之大道

  石虎的整个艺术创作是诗性的。这不仅仅因为作品当中弥漫的诗意,更是特指他骨子里那种独立于世的自由意志和批判精神。这种精神特质在先贤如屈原身上、在诗经里、在魏晋诸贤的传说里都可以看到。是中华民族童贞时期具有的精神高度。随后是一个被集权逐渐摧毁的过程,魏晋之后式微,在当代几乎消损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良知泯灭、奴性苟且、媚俗和拜金。

  石虎的艺术观以民族性为宗旨。他说:“我们肩负着文化的使命……我的背景是泱泱中华,这是我的根。”正这样的背景和高度,让石虎有了俯视和取舍。有了对传统文化使命和担当。他倡导艺术是内在灵性的栖居,要重拾失落已久的精神节操。他认为“艺术品是人精神的体现”,艺术的境界是心性和万物气息实时保持连接。

  中国书画的精妙在于笔墨,笔的精髓在于线条。一条活着的线,承载了笔意的起承转合,看似简单的抬手行笔,实为一个极为隐秘的表达。你的学养、你的理解、你的趣味以及你的心性乃至潜意识等等,都包含在这一条线当中。是径直的、未经装饰的坦诚。所谓继承传统,就是像仓颉那样不断创造和赋予汉字新的字象,赋予它作为一个活着的事物以鲜活的美感。所谓承载当下,就是用原创性的艺术手法来呈现当今时代性,当代人应该给予汉字新的精神。

  这是石虎艺术的内涵,也是他艺术价值所在:他为当代中国书画艺术的内在精神性,提供了探索性思考与实践。为现代汉字艺术的发展,在诗书画多个领域提供了艺术形式的原创性示范。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石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