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石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纹象篇--石虎

2015-06-16 16:06:3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石虎
A-A+

  东西美术理论从来就不是一回事,山水文化的提出是东方线条美学的一种呼唤,是对上古纹象时代所经历的心性即神性的怀念。东西绘事之差异并不在表面,而在根源上,中国文化的根性被匿藏在汉字中,尽管中国人几朝当奴才,中国文化人还喊出过要灭亡汉字,线条被怀疑,毛笔被革命,诗断礼崩,中国还是有有骨气的人。山水文化的讨论,大体上就是那么回事,在中国画每一次传统讨论之后都是更劲西风,中国美术需要理论回归,就是不要老洋腔洋调的谈中国画,我也不认为停留在“六法”层面上的美术理论有多么深刻,在我的实践中,我是把汉字六书当纲目来修炼的,我认为汉字的创造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创造,它是人类唯一留下来的最具未来意义的智慧宝库。

  由于画家日日书写,题字措词,因此日日思维汉字,汉字是最好的教科书,从汉字中你可以看到什麽是神,从汉字线条构建中你可以知道什麽是象,从汉字书写中你可以得知线条的生命性,以汉字的眼睛观察世界,事物的斑迹,缝隙一一都是具有独殊之意味,线条不是非画成一样东西才有生命,线条的生命性可以上溯到陶纹.甲骨,可惜我们对纹象时代研究太少,人神共处的纹象时代是孕育汉字创生的伟大时代,翻开甲骨字典,绝大部份甲骨字都不认识。

  我们在搞什麽?人为物役,画家的线条勾勒一下物体之界廓就完事了,那怎么会有生命的呢?画山不在山,是画你于山的灵魂,六书提供你思维和表现的充分自由,从心境到山川之境的心象给予,提供给画家最广阔的空间。不山而山不是而是。绘事是道,是书写自我那份天人之真智。汉字的笔划是神圣的,比如一划,这就是象式,他绝然不同于绘事之一笔,它视之为天,行之为道,用之为数,指事万事而喻万物创生,再如戈戈就是一个象式,它寓意层叠折转,故竹戋为笺,皿戋为盏,木戋为栈,水戋为浅.....在绘画中类似这种象式线条构建通常被称之为抽象结构,变更这种结构叫结构方式,也通常不会被称之为象式来理解,按中国画家来说纳入象的思考意味着其绘事与母语的联系,我们所说从母语出发是包括了汉字文化的道的根性的,这样你的所谓抽象结构就不为物役,纳入象由心象做六书般自由转换,画物不在物在我们的心,所画皆心象之物,自然就即非山水亦非人物了。着力于心象,避免物化思维使画家成为物拷贝的劳力者。

  在汉字中,线条的线象被结构成表象的字素由表象之字素结构成意象的汉字,这本身就具有诗性,六书实质是心灵自为萌象运化之天机,不是思想逻辑概念之推导故我常视之为心灵学。汉字的神性就在于它六书象化的结构,象是有翅膀的,它神奇的具有象的各种的约定性,使汉字多向又多意,具有无限广延和填充性。中国画的线条造象,虽然有别于汉字,但是具有表象的抽象结构,一旦成为象式,它就具有了联结于宇宙万物,它有物指而不受个别事物之局限,它是山又不是山而已,还是别的,象的转化如假借.转注.形声.会意等,所以画家手中的线条是可以道行于有无之间穿越于时空前后,径走于事物本未,丈量着心性于万物间的奇数,我们的山水文化需要回归本具之神性,我们当以史前陶纹制作的母祖圣手直接向冥冥天地间攫取保持其人神共处的纯蛮朴真,废除我们绘事间长期异化的清规戒律,画一些人人都厌倦了的俗物,从一根线创生立象的表达出发,从六书心灵自为的法则出发,或许我们能够带来山水的重建。

  二零一五年一月石虎于北京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石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